黄版本樱桃app链接

哈秋!

不远处某个房间里,南宫瑾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今

天真是奇怪,连自己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该开始感冒了。好

像已经一年多没有生过病,不,好像是两年多……谁记得,反正,很久没有生病了,这会真的要感冒了吗?

但,身体一点感觉都没有,哪里像是要感冒的迹象?鼻

子痒痒的,一不小心又“哈秋”了一声。

就连毕洛都被他吵醒了,气呼呼地:“你有病就去吃药啊,干嘛一直哈秋哈秋的?”

“……”南宫瑾额角顿时挂满了黑线,打喷嚏这种事,以为他想的吗?又不是故意的!“

好了,好好睡,我试试看能不能忍着不打。”

躺在沙发上的南宫瑾瞅了她一眼,才闭上眼。

可就在毕洛刚闭上眼的时候,那声“哈秋”又响了起来。毕

洛都气坏了,一把坐了起来,狠狠瞪着他:“人家今晚本来就失眠,好不容易才睡着的你不知道吗?”南

清纯少女户外写真 迷人笑容秒杀无数宅男

宫瑾是真的很无奈,他打喷嚏他真的忍不住,要忍住,简直比刀子砍在身上还要难受。

英雄难过喷嚏关,实在不是他能控制的。“

好吧,我去外头睡。”他掀开被子正要下去。毕

洛却嘟哝起小嘴,又不乐意了:“不行,你出去了,我晚上还是睡不着。”

“已经是早上了。”看了天色一眼,真的快要天亮了,南宫瑾看着毕洛,放柔了声音:“我再忍忍看,你……哈秋!”“

……”“

我感觉有人想杀我。”南宫瑾揉了揉眉心,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大概是那人对他的杀意太重,隔空都能感受到了。毕

洛立即紧张了起来,四处看了眼,没发现什么不妥,但,还是有点紧张。

她最后从床上爬了下来,一边四处张望,一边走到沙发边坐下,就坐在南宫瑾的腿边:“那个,真的有杀气吗?”“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杀气。”南宫瑾揉揉她脑袋,“没事,我强悍着呢,想杀我哪有这么容易?”

“可是……”“

别可是了,我再试着忍忍……哈秋!”

……

“想让我杀了他是不是?”不远处的房间里,战火似乎还没有停下来。申

屠默眼底是杀气,实实在在的,一点都不虚假。

人就在这栋屋子里,想要去杀了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阿瑾是我们龙影第一高手,别说你现在伤了手,就是手好了,也不见得打得过他!”宫

无遥一点都不含糊,今晚就是不愿意妥协,不为别的,就为了不愿意和别的女人一起公用一个男人!申

屠默从她身上起来,一掀被子就要下床。虽

然无遥确实有点慌,但,语气也不见得软了多少:“你杀了他有什么用?我还可以找别的,找秦沂南,找莫名,甚至找冷刚,你去把他们都杀了!”“

宫无遥!”“

你连名带姓吼我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不服气,我不服气!”申

屠默呼吸有点沉重,这丫头,故意的是不是?

“到底想要怎么样?”好端端的相处时光,就这样被搞砸了。

原本确实还挺好的,这丫头不是在吃醋吗?那会儿心情还是不错的,怎么忽然就变成这样?

等等,吃醋?申

屠默有点懵,明知道她在吃醋,自己跟她犟什么犟?这丫头吃醋难道不是一件好事?

一件好事,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就吵了起来。

申屠默在反省,自己从来就不是个会吵架的人,谁敢跟他吵,直接毙了!今

晚,竟然和一个小丫头吵了,简直不可思议。

“告诉我你只是在吃醋,才会乱说话,我可以原谅你。”他高高在上,但至少已经给了她台阶下。可

是,人家才不要他的台阶。“

谁吃醋了,我只是不喜欢不公平的事情,反正,你找多少个女人,我就找多少个男人,这才叫公平!”

竟然还说可以原谅,呸!真当自己是个皇帝了!“

我什么时候有过其他女人?”真不知道这颗小脑袋在想什么!“

你已经快三十了,难道一直以来就没有女人?我才不信!除非你性无能!”

“……”某男差点就炸毛了!“我是不是无能,你自己不知道?没试过吗?要不要现在来试试?”“

我……”对呀!人家怎么可能性无能?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真的要过其他女人了!

“申屠默,你滚!”

要过其他女人了竟然还敢这么大声,还这么理直气壮,这个混蛋!“

滚去哪里,跟你滚床单吗?随时奉陪!”服软会死吗?他都说了,只要她承认自己吃醋,他就原谅她。竟

然还不知好歹,到现在还在跟她犟!

“你无耻!谁要跟你滚床单!你给我滚出去,滚到房间外头去!我不要再见到你!”

“见不见,轮不到你来决定!”那是他才能做决定的事情。“

申屠默!”“

再连名带姓叫一次,我立即办了你!”“

你!”叩

叩叩,外头,忽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冷刚带着点点困意的声音也传了进来:“那个,无遥小姐,你衣服传好了吗?”

经他提醒,宫无遥才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将自己的衣服穿好:“穿好了,什么事?”

“那,我进来一下,方便吗?”冷刚这话才说完,就已经推门进来了。

反正他之前已经问过是不是穿好衣服,现在进去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尴尬的事情。

不仅仅是冷刚,就连隔壁再隔壁房间的南宫瑾和毕洛也摸索着走了过来。怪

不得一直在打喷嚏,原来是两个家伙吵架的时候扯到自己。要

不是认真去听,还真是不敢相信,申屠默这样的男人,竟然可以和一个小丫头吵起来,简直不可思议。

冷刚轻咳了声,看着站在床上叉着腰的宫无遥,虽然无遥这个姿势实在是有点出乎意料,不过,想想就明白了她今天为什么胆子这么大。吃

醋啊!这可真是壮胆良药,女人一旦吃醋,魔鬼都不怕,还怕一个男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