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rt surgeon dedicates career to helping patients no one else can save

大约30年前,瓦卢凡·杰瓦南达姆(Valluvan Jeevanandam)刚开始从事心脏外科医生的工作六个月,就有一位重病患者恳求他:“今天就给我做移植手术,否则我就会死。”

杰瓦南达姆下定决心要在最后期限前完成手术,但却找不到一个能配得上这个220磅重的男人的器官。

通常情况下,心脏的供体必须在病人身体大小的20%以内。在这种情况下,这意味着一个捐赠者大约在180到260磅之间。但这并不是可用的。

杰瓦南达姆说:“我们在附近发现了一颗心脏,它符合大多数要求,但属于一个80磅重的孩子。”“所以,我问心脏病专家,‘心脏的生长速度有多快?’”

jeevanandam相信科学和技术站在他这一边,并且在病人同意的情况下,他将孩子的心脏移植到了病人的身体里。起初,这颗小小的心脏无法满足身体的需求,无法产生足够的能量让血液充分循环。然后,一周后,护理小组成功地将病人从呼吸机中取出。六个月后,心脏长到成人的正常大小。

年仅32岁的Jeevanandam就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例成功的成人器官移植手术,使用的是一个体积较小的儿童供体——即使在今天也没有多少外科医生会尝试这种手术。这是这位心脏外科医生创造的一系列纪录中的第一项。

耶瓦南达姆现在是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心脏与血管中心(Heart and Vascular Center)主任和心脏外科主任,他最近带领的外科团队为两名29岁的心脏、肝脏和肾脏衰竭的患者进行了世界上首例连续三器官移植手术。在2018年12月那场具有历史意义的活动之后的12个月里,这些团队又进行了四次多器官移植手术。

在Jeevanandam的指导下,芝加哥大学医学院自1999年以来已经进行了10例这种复杂的移植手术——比任何其他机构都多。

早期卓越

Jeevanandam在印度最南端的Tuticorin度过了他人生的第一个十年,直到1970年他和他的父母和姐姐移民到纽约。15岁时,他被哥伦比亚大学录取,以优等成绩毕业,并在最后一年获得了该校外科、医学和生理学的最高奖项。

他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导师是埃里克·罗斯(Eric Rose),他是心胸外科领域的先驱,也是第一个成功进行小儿心脏移植手术的外科医生。罗斯称杰瓦南达姆“永远充满好奇”,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聪明、充满活力、富有同情心。”

也许正是这种好奇心促使Jeevanandam在22年后离开纽约,在天普大学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他原本打算与邓波儿的资深外科医生一起工作,但就在杰瓦南达姆上任几个月后,整个心脏移植医生团队都去了另一家医院,这让他的计划落空了。

Jeevanandam被提升为心脏移植项目主任,那年进行了52例心脏移植手术,打破了医院之前的记录。但一开始,这位年轻的外科医生心存疑虑。他打电话给罗斯,征求是否留下的意见。

“埃里克说,‘你留下来完成工作。’这一直是我的主题,”他回忆道。“我想跳出思维定势,做一些不同的事情。我宁愿先写出来,然后写出来供别人阅读和学习。”

帮助无助的

8岁时,杰瓦南达姆眼睁睁地看着祖父死于严重的心脏病突发。从那时起,他开始着迷于如何帮助他人,并被吸引到心脏移植,因为智力和技术上的挑战。

他坚持不懈地寻求创新的方法来拯救生命。这包括为患者完善所谓的无血心脏手术,如耶和华见证会(耶和华见证会不接受输血),并进行机械辅助设备的开创性研究,为可能不适合移植的患者提供移植的桥梁或长期解决方案。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UChicago Medicine)的心脏手术项目协调人科琳·拉布恩(Colleen LaBuhn)很欣赏杰瓦南达姆(Jeevanandam)如何从不放弃病人,即使是那些病情最严重、情况最复杂或保险不足的病人也不放弃。

“他会为一无所有的病人而战,”她说。“他乐于帮助别人,别人帮不了他。”

一颗奉献的心

Jeevanandam是目前仍在行医的心脏移植和机械辅助设备的最后一批开拓者之一。对于一个拥有无数荣誉、奖项、出版物和记录的人来说,人们会期待一个相称的自我。

然而,移植的本质——即使是在技术上完美的情况下也缺乏完全的控制——已经驱使他虔诚的灵性。

“在我看来,我们被告知自我是世界上最大的问题,”他说。“如果你认为这就是你所做的一切,那么这就成为了一个真正的障碍。不是‘我’,而是‘我们’这个集体被赋予了一个人的生命。”

在芝加哥大学医学部的22年里,雷拉尼·迈尔斯一直和他一起在手术室里工作。她说,Jeevanandam对他的团队成员有很高的期望,但他也非常尊重他们。她指出,许多同事10年和15年的任期证明了他们对病人和Jeevanandam的忠诚。

她说:“我们看到很多高危病人,没有其他医院会接收他们。”“但是瓦尔总是很冷静,这为整个球队定下了基调。他永远不会说不,除非他真的最大化了他所有的选择来拯救某人。”

Jeevanandam和他的家人强烈支持将教育作为消除周期性贫困的一种方式,他们创建了一个基金来支持印度那些梦想上大学却没有资源的孩子。目前,他们每年资助9名学生,他希望扩大资助范围。此外,他每年都会回到祖国普塔帕蒂进行志愿手术,这是他在过去24年里一直信守的承诺。


医学上的另一个里程碑

到2020年,他的目标是攻克目前仍存在的最大移植障碍之一:抗体排异率。

有些人产生的抗体会以比正常高得多的比率攻击捐献器官,这大大限制了他们可用器官的数量和移植成功的机会。没有可靠的方法来减少抗体。但是Jeevanandam的研究和在多器官移植方面的广泛经验表明,身体消除这些因素的最有效方法是通过肝脏——它像一块海绵——它和心脏属于同一身体。

如果病人心脏衰竭但肝脏健康怎么办?杰瓦南达姆和他的团队正在努力完善多米诺骨牌移植手术。在这个手术中,心脏衰竭的病人将同时接受一个新的心脏和一个新的肝脏,并将健康的肝脏捐献给另一个衰竭的人。

他们还没有成功,但是他们的成功对那些之前没有希望的人来说可能意味着一个拯救生命的突破。这也可能是一个已经令人印象深刻的职业生涯的顶点。但Jeevanandam不这么想。

他说:“我每天都尽我所能,但最终,压力消失了。”“如果宇宙想要它发生,它就会发生。”

-改编自一个故事,第一次出现在芝加哥大学医学网站。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uchicago.edu/story/surgeon-dedicates-career-helping-patients-no-one-else-can

https://petbyus.com/22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