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olence linked to loneliness, hypervigilance and chronic health problems

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学者与人合著的两项新研究表明,接触暴力会对一个人的身体和心理社会健康产生负面影响。

这项研究由社会流行病学家伊丽莎白·l·东(Elizabeth L. Tung)与人合著,基于对500多名生活在芝加哥暴力犯罪率高、种族和少数族裔占主导地位的社区的成年人的现场调查。研究结果发表在10月7日的政策杂志《卫生事务》(Health Affairs)上。

第一份报告发现,社交孤立和孤独与有限的体育活动、没有适当服药、营养不良、酗酒和吸烟有关。

数据显示,人们在社区中经历的暴力越多,他们可能就越孤独。孤独程度最高的是那些遭受过社区暴力的人,他们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筛查呈阳性。

研究结果对生活在暴力社区的老年人来说尤其麻烦,他们更容易感到孤独,可能已经患有糖尿病、肥胖或心脏病等慢性健康问题,东说,他的研究重点是慢性疾病管理的差异。孤独是一个日益严重的健康问题,也是美国人死亡的一个重要预测因素。在这项研究中,77%的受访者年龄在50岁以上。

“接触暴力和孤独之间的联系真的很有趣,因为两者之间有很强的联系,”董说。“暴力的普遍性现在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明显。我们文化中的这种暴力感对孤独有什么更广泛的影响?”

研究报告的合著者、芝加哥大学副教授、芝加哥糖尿病翻译研究中心副主任莫妮卡·e·皮克(Monica E. Peek)说,社交退缩可能是暴力社区的一种生存策略,但这不是一个长期的好选择。

“与有吸烟史的人一样,被社会孤立和孤独的人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更高。”孤独是一个公共健康问题,会对健康产生真正的影响。“暴力影响的不仅仅是受害者,而是整个社区。每个人的健康都可能受到影响。”

皮克补充说,这项研究的发现与一个全国性的更广泛的话题有关,如孤独、食品安全和住房问题如何影响一个人的身心健康。


他说:“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在不断变化和演变,我们开始考虑的不仅是医疗保健,还有我们病人的社会需求。我们试图利用医疗系统来整合这些需求。有一个更全面的方法将更好地帮助我们的健康结果,”她说。

除了东和皮克,这项研究的作者还包括芝加哥大学NORC的高级研究科学家路易丝·c·霍克利;以及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教授Kathleen A. Cagney。

芝加哥大学普利兹克医学院(University of Chicago Pritzker School of Medicine)的尼科尔·a·史密斯(Nichole a . Smith)是一名医科学生,他领导的第二份报告量化了暴露于社区、警察暴力和过度警惕之间的联系。

高度警惕,一种总是感觉“警惕”的高度情绪状态,会阻止人们做出健康的生活方式选择。慢性过度警惕可导致高血压、心血管疾病、记忆障碍、焦虑症和情绪调节困难。

“这是一个研究得很充分的现象,主要发生在退伍军人身上。但在以社区为基础的环境中,这方面的研究非常少,因为你长期处于暴力环境中。”

研究发现,警惕性过高与警察暴力之间的关系要比与社区暴力之间的关系大得多。接触社区暴力导致超警惕性评分上升5.5%,而接触警察暴力与超警惕性评分上升9.8%有关。在警察拦截期间经历过创伤事件的参与者,其超警惕性得分增加了20%。


调查结果表明,警察暴力与社区成员的心理和身体健康之间存在复杂的联系。这引发了一个问题,即居民和警察之间的高度警惕,是否可能在警察停留期间导致有害的升级。

该研究称,更多了解创伤的警务工作,以及在警察和社区成员之间开展社区建设活动的机会,比如与社区成员一起举办警察棒球联赛,可以帮助减少双方的过度警惕,防止局势升级为有害的局面。

东注意到她的病人中有更多的人生活在暴力社区,他们很难遵守医生给他们开的健康处方,于是她就有了做这两项研究的灵感。

“他们会犹豫是否加入步行团体,因为他们害怕在自己的社区步行。或者我会问,‘你为什么没有按时服药?他们会说,‘好吧,我只能在晚上搭个便车,我不想在晚上出门。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

除了史密斯和东,该研究的作者还包括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社会工作学院院长兼教授德克斯特·r·沃辛(Dexter R. Voisin);以及斯坦福大学博士后乔伊斯·p·杨。

这个故事最早出现在芝加哥大学医学网站上。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uchicago.edu/story/violence-linked-loneliness-hypervigilance-and-chronic-health-problems

http://petbyus.com/14971/